星期三, 11月 22, 2017

連我自己也不責備自己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有時乃非戰之罪。時勢際遇種種的不可抗力,導致結果不如人願,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所以連我自己也不責備自己。在千艱萬難的情況下做到這個結果就不錯了,老是跟別人比較也只是徒添煩惱。

無論在任何環境下,盡力做好自己本份,享受當中的過程,真誠地嘗試為人類作出貢獻,即使最後結果如何微不足道和徒勞無功,至少我們已經盡力奔跑過,就已經無憾。

不斷拉扯自己的靈魂以致斷裂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做比較好。

有時我們還是得守護自己的靈魂,特別當世界的說話都像毒刺。


星期日, 11月 19, 2017

寫詩

最近愛上了寫詩,也在看一些寫詩的書,中詩英詩也看。

喜歡寫詩不是因為自己寫得好,又或者是字數比較少容易寫。寫一篇短短的詩要花上的時間可比洋洋灑灑的千字文多了。而且越短的詩越難寫,一首五絕要花的時間要比一首七絕要多得多。而且講究平仄壓韻的格律詩又比新詩難寫。

但喜歡寫詩是因為喜歡把意義高度濃縮的感覺。喜歡把心思花在每一個字,每一個句子,每一個轉接。然後寫出來的詩,雖然仍難登大雅之堂,卻已足聊以自慰,閒時細味。

而且意義高度濃縮的結果,就是其真正意思只得有心人可以知道。只有真的願意了解內容的人,才能讀懂詩的弦外之音。不同過於直白的文字,就像社交網絡上那些廉價的零言碎語,不斷被一心想看熱鬧的人暗地消費。而且即使詩的真正含意被解讀,但因為它的歧意性,覺得不好意思的時候還可以說是讀者想多了。這種既能被了解,卻不能因而被指責的的模梭兩可,正符合在下這個狡猾的人。

最近網上起了爭論,談到格律詩新詩孰優孰劣的問題。格律詩的支持者說新詩過於西化,音樂美建築美蕩然無存,新詩的支持者則說格律詩是抱殘守舊,古代的文字並不能完全表達現代的情感。我的看法自是兩者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格律詩因為在字數平仄壓韻,甚至對仗章法上都有嚴格要求,所以只要寫對格律,出來的詩至少也有音樂美和建築美。即使是打油詩,詩意全無但仍然可以啷啷上口,也有其一定的價值。但新詩因為完全沒有格律的限制,好處當然是作者可以完全自由鋪排自己的意念,但壞處是稍一不慎也容易寫得差。最後導致結果不過是「分了句的散文」,甚至有時變得語法不通,叫人不明所以。

所以我覺得雖然新詩比格律詩容易開始寫,但卻比後者更難寫得好。而且新詩雖然自由,卻也不是完全不需要考慮節律音韻,只不過因為沒有一定的標準,要全靠作者自己去安排而已。或者先從格律詩入手,雖然一開始的確雖要更多的時間學習,但同時也培養了對文字音韻,節奏,含義的敏感度,或者對之後寫新詩更有幫助。

但這卻不是說格律詩就是比較優秀的體栽。雖然在下偏愛舊體詩,但寫作的時候也確切感覺到它們的限制。格律詩最大的問題是它常用的文字是唐宋的文字,和我們今天生活中常用的有一定的距離。例如「心跳」,「大腦」,「屏幕」這些現代詞𢑥難以入詩。要寫收到短訊,則極其量只可以用「錦書」最代。現代生活不像從前般只有風花雪月,如果那些和我們生活密不可分的字詞都不能入詩,那可想而知舊體詩對寫現代的情感是有一定限制。

但新詩也有其缺憾。在嘗試擺脫平仄格律的過程中,它也失去了詩歌本身特有的傳頌性。因為沒有壓韻,句式多變,而且常常用字艱深,導致它們難以被記誦,影響作品的傳播。是而雖然大家都能記得至少一兩首唐宋的詩詞,但新詩能從頭背到尾的卻少之又少。新詩變成了只能在博物館觀賞的藝術品一般,只能在當下領受,卻不能帶到自己尋常的生活中。在月明之時,我們尚可唸幾句「明月幾時有」,但又有那首新詩,能夠讓我們立則啷啷上口呢?

格律詩和新詩都各有長短,如果詩要在現代找到讀者,實在需要兩者互補優劣。其中一個方向或者就是方文山提倡的韻腳詩之類。但現在已經夜深,明日早機。有機會再和大家探討一下。

星期五, 11月 10, 2017

閏愁



歡迎大家借黎寄俾心上人...LOL
本來想寫美人,但最後寫了閏怨。我是不是更適合做女人...

星期三, 11月 08, 2017

星期一, 11月 06, 2017

聽話

我老在說想要
一個聽話的女人

你總嘟著嘴,以為我想要
迫你做這樣那樣的事

但其實我只想要
一個樹洞

土和花

在往日我只能仰望你在陽光明媚的時光裏你帶著光環, 令人目炫
今天你終於落到我的心頭在黑雲和北風的吵鬧下被剪得如灰, 燒得像血
來吧, 來到我的懷中就算我得到的不過是你的屍體讓我把以前偷偷儲起的靈魂還給你還給你, 然後在下一個輪迴你又會搖曳在枝頭再度把我忘記
p.s. 近來跟友人以《秋》為題作詩,之前是一首,這是另外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