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9, 2017

眼神

人生中曾經遇見過很多種眼神,至今仍然瀝瀝在目。

那雙對著別人笑得像心型一樣的眼。

那對有點嫌棄又帶點睥視的目光。

刻意往下望,逃避四目交投的眼睛。

把你當成透明,完全無視的不屑一顧。

這些眼神都不發一言,靜靜地把刀插入對方的心臟。而其中很多,相信當事人都完全沒有察覺。

但那扇微微開著的靈魂之窗,卻把人內心最隱密的情感出賣。

在黑瞳的幽暗中,我看盡了世態炎涼。




星期四, 8月 24, 2017

復活

小弟把博士論文交上去了,終於可以復活了。

每晚寫到凌晨3點真的有夠變態的。然後最後也不能免俗的通頂了。

「可一,不可再」,大概就是對整個四年研究生涯的總結......

星期六, 8月 19, 2017

賜三子



近來香港實屬多事之秋。屈枉正直,到底天理何存。

星期日, 8月 06, 2017

星期六, 8月 05, 2017

星期五, 8月 04, 2017

登樓有雨



最近在手機偶然找到一個程式,叫「詩詞助手」,它可以幫你檢查詩詞的平仄是否正確。一直以來對平仄都半懂不懂,有了那個程式就容易得多,所以一時興起就寫了個絕句。

其實我想古詩格律最難真的是平仄,壓韻那些比較容易理解,就算真的不懂查查韻書就可以解決,只是平仄規距甚多又不容易分辨,實在令人苦惱。幸好那個app可以幫忙檢查,我想日子有功之後應該就能自己分辨吧。

對於寫詩我自然是個十足十的門外漢。只是很多年前看過一些詩詞格律的書,裹面提到「練字」的重要。當然這裹的「練字」並不是指練習書法的意思,而是指反覆推敲,挑選出最適合的字的意思。練字的目標是要最傳神地表達出「詩眼」,就是一首詩最精妙的地方。譬如「春風又緣楊柳岸」的「緣」,「一樹梨花壓海棠」的「壓」,就很生動地表達了作者的意思。

作這首詩的時候,我也試圖作類似的嘗試,但當然文采有限,最終只能東施效顰用個「壓」字。第一句起先有想用「風過」,但「過」未免過於平淡,於是用了「嘯」字。而第三句的「埋」我覺得還是不錯的,本來想用「掩」但平仄不對,現在想來還是「埋」好一些。因為在下是初手,很多字一開始時只是因為平仄作選擇,但後來卻有發現其實可以作其它解讀。例如「有雨」,和「有語」相關,「玉樓」則能暗指「象牙塔」,和詩的主題也頗配合。「水埋三百尺」也有「水浸眼眉」之意。這些東西寫的時候沒有察覺,但後來想想也可以這樣解讀。所以說作品完成後,作者已死不無道理... 其實這些東西作者都不應該說太多,只是第一次大家就忍忍我的囉唆好了,下不為例。

試過一次之後覺得,果然寫詩好難呀...既要直白通順,又要意味深長,更要融情於景,不能寫得太過露骨,要留白讓讀者有思考的空間。但我覺這種種限制就像解謎似的,另有一番樂趣。各位如果有興趣都可以下載那app嘗試下,Android和iOS的版本都有。

星期日, 6月 18, 2017

報告

和大家報告一下,我不是 死了,只是在寫畢業論文。

畢業論文好難寫,希望今年可以順利畢業...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