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7, 2018

分岔路上的風景

人生總會碰到很多分岔口,那時候的決定會影響你一生。當時你可能察覺到問題的重要性,所以費煞思量,又或者不為意,所以匆匆決定。但無論花了多長時間考慮,到下決定時都只是一𣊬間的事。然後那個決定便影響了你一生的軌跡。

回過頭來,之前的決定正確不確,充其量只能成為假想的思考實驗。因為沒有走過的路到底會通向何方,根本無從得知。有時你為了安穩而跟隨大眾的道路,有時你因為固執而選擇了自己的方向,到底那個才是更明智的決定,也同樣無從得知。

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只是旅途上看過的風景。有時可能因為選擇了迂迴曲折的道路而納悶,或者因為別人的境遇而懊悔。但因為走了不一樣的路,而所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卻是不能被否定的。不一定是因為那風景特別迷人,而只是因為它與眾不同就有其價值。它使我們開拓了眼界,豐富了心靈,對自己,對別人,對世界都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畢竟一齣電影如果只是藍天白雲,綠葉碧草,雖然怡人卻全無高低起伏,那就略嫌沉悶了。

星期一, 5月 21, 2018

習慣

當愛變成習慣。
當愛退化變成習慣。
當愛昇華變成習慣。

星期一, 2月 26, 2018

溫柔

其實自己一直都比較喜歡溫柔的人。我們常常提到「溫柔」,但其實它有什麼意思?

我覺得「溫柔」就是能夠體諒別人的難處,不去增添別人的痛苦和負擔。

例如兩人相約了某時間晚飯,但一人因為工作太忙而遲了大到。溫柔的人會得體諒,不予厚責,因為知道人生活中總有許多不能控制的事。

又例如某人在過去有些痛苦的回憶,雖然呈一時之快可以作為茶餘飯後嘻笑的好話題,但因為不想勾起別人的傷心事,於是適當的迴避。

又例如知道朋友暫時經濟上有困難,但大眾約會又選了去貴價的地方,所以就有意地不去邀約那個朋友,以免他回絕時感到尷尬,這也是體貼的溫柔。

其實「溫柔」不過就是設身處地想想別人的情況,它意味著包容和體諒,在自己的快樂和別人的需求之間,優先顧慮別人的感受。現代人太注重於了解和表達自己的感受,卻慢慢失去了理解別人感情的能力。

我想「溫柔」和「尊重」其實同一道理。兩者都不過是把對方當為同等的「人」去看待,不把自己的喜惡看高過對方的。所以歸根究底,都是聖經的原則:「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別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7:12)

所以並不是柔聲細語的就是溫柔呀。




星期六, 2月 17, 2018

尊重

兩個人的相處,難以避免會有磨擦的地方。人們常說在關係之中要懂得彼此尊重,但究竟「尊重」是什麼?

「尊重」不代表一定依從對方的意願,而從是在做決定的時候把對方的意見考慮在內,從而找出一個折衷的方法,而不是只顧堅持己見,卻完全忽略對方的要求。

例如兩個人要到某商店購物,A很想去因為那裏的貨品正合心意,但B覺得路程太遠走路很花時間。折衷的方法可以是大家不走路去而是乘車去。 又或者當A到商店購物的時候,B在另一個地方等待,然後再會合。當然現實中很多問題不一定能找到這些兩存其美的方法,但在做決定中把對方的需要考慮在內,是「尊重」的基本原則。

把對方的需要考慮在內,即是把別人跟自己都看成對等的人,肯定彼此的喜惡的同等重要。其實「尊重」說到底不過是看自己和對方一樣是同等的「人」,並不因為自己的想法而完全否定對方的意見。

很多時我們以為「尊重」就只是依從對方的意見,要尊重別人就無法自主。但有時目的跟本不需要改變,而只是做法上折衷一下就可以令對方有受尊重的感覺。

星期五, 2月 09, 2018

為誰歡笑為誰哭

人有喜怒哀樂,但為了誰產生這些情感,卻造成很大的分別。

一般人歡笑哀哭的原因都是自己,因為自己得益,所以歡笑,因為自己受損,所以哀哭。這些情感不過是一己得失的展現,是生物最基本的行為,與動物無異。

但人卻同時擁有為別人同感的能力,在心理學上,這種能力叫「同理心」。為別人的成功而雀躍,因為他人的不幸而痛哭,這就是同感的能力。它使人不再受限於自己的得失,而是以別人的幸福為動力。這種行為令到人覺得在世上並不孤單,因為有另一個靈魂願意一同感受明白生命中的種種成敗起伏。

在現今世代,人們只不斷強調個人價值的實現,要發展自己的潛能,達成自己的夢想,尋求自己的幸福。卻鮮有強調為他人付出,成就別人的努力。看到別人成功,我們無法由衷感到喜悅,只是心裏酸酸的拼命想和別人比較。看到別人不幸,也往往只是幸災樂禍,少有真切地替他人感到傷心。於是在這個不斷強調「自我」的年代,人反而變得越來越孤單。我們一同哭泣,卻還只是獨自為了自己哀傷。

為自己流的眼淚, 大多都只是出於自私. 唯有為別人流的眼淚, 才算得上是善良的證明.


真話

這個世界, 真話很難得.

也不是全因為別人有心欺騙你, 或者想佔你便宜, 而是有些真相難以接受, 又或者會產生不好的結果, 又或者一但出錯, 說真話的人就會受到指責. 所以雖然大家都知道最應該做的是什麼, 但誰都閉口不言, 擔心自己受到牽連. 於是人人出於自保, 事情變成了最壞的結果.

因此我們要感激那些出於關心跟我們說真話的人, 即使真話多麼難以接受. 

星期四, 12月 14, 2017

心房

雖然我喜歡寫作,但對寫作卻沒有很大的偏愛。因為我不是文字工作者,所以不用依賴文字給人的歡愉維生。寫作對我來說,只是思考的整理和結論。而文字只是思想深淵表面的漣渏,又像翻滾沸水上層的氣泡。

其實我對人心的興趣,遠遠超過我對文字本身的興趣。如果人心是一間房子,那文字就是它的客廳。它是最正式交流的地方,在那裏你可以和人心有最直接的接觸。但客廳也是一個屋子最虛偽的地方,因為它總是被裝飾得美侖美奐,冠冕堂皇。內室的種種幽秘,在客廳是無從得知的。

而音樂是睡房的一扇窗。你可以透過那扇窗,竅探心房的種種秘密,但你只能從遠處觀看,所以見到的都只是飄忽矇朧的身影。而且你不能揚聲,如果屋主知道你在竅探他的秘密,他就會關上窗子,拉上布簾,從此斷絕來往。於是音樂的窗雖然可以探究心最深的隱秘,卻也只能得知大概的輪廓,無法確定。

而科學就是這間房子的建築工圖。你可以透過它鉅細無遺地了解房子的一切物理結構,推斷它的普遍特質和設計理念,例如有沒有書房,廚房的大小,是開掦的落地玻璃還是與世隔絕的精緻小窗。從房子的設計,可以一定程度知道主人的稟性,但那只是一般而論。至於在某個特定的房子,在某個特定的時間,發生了什麼特定的事,那工圖卻愛莫能助。

無論是文字,音樂或者科學,都是我嘗試了解人心的手段。但最近發現,可能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因為人心不是一楝堅實不變的房子,而是初春厚厚的濃霧:神秘,變幻,又難以名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