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0月 19, 2018

聰明人

這世上有兩種聰明人。

第一種聰明人,他鋒芒畢露,每一件事都要跟別人競爭,處處都想證明自己比別人強。他又不信任其他人,每件事都想搶來做。而因為他的確聰明,所以做出來的事也著實有不錯的結果。但在他身邊工作的人卻感到十分不愉快,常常感到受拙,甚至產生怨恨。於是表面上雖然還是無可奈可地跟他合作,但一有機會身邊的人就想逃走,甚至反目成仇。這種聰明人只懂得讓身邊的人感到愚蠢。

還有第二種聰明人,他雖然也同樣聰明,但是懂得韜光養晦。有些事情,明明知道自己做得更好,但還是給予別人表現的機會,雖然結果不是十全十美,但他仍是會讚許別人的成果,欣賞其他人的付出。他讓在他身邊工作的人得到成功感和肯定自己的價值。他雖然是團隊裏最聰明的人,但從來不和其他人爭功,他讓身邊的人都感到受到尊重。於是那些人更賣命的為他工作,甚至有時吃虧也在所不惜。因為在他身邊,他們能找到自己價值。這種聰明人,會令身邊的人感到聰明。

無論多聰明的人,都不可能自己做到所有的事。即使有做到的才能,但也決沒有可以做到一切的時間。而且即使最聰明的人也無法和所有人為敵。觀乎歷史中成就大事的人,自己是天才的並不多,反而更多的是那些懂得如何令有能之士願意為其效力的人。這兩種聰明人,究竟那個才是真正的聰明,相信答案顯而易見。

星期日, 8月 26, 2018

Hard mode

最近我身邊發生了一件連想也沒有想過會發生的事,打亂了一切的人生規劃。而且因為事情的內容非常荒誕和敏感,我也不敢和身邊的朋友多說,連家中父母也因為害怕他們擔心而沒有告知。這對當事人來說是翻天覆地的災難,在下也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影響人生的決擇。

面到這樣事情就會想,人真的是非常有限和脆弱。無論我們如何的努力,再多的獻身,絕頂的聰明,在命運前面,我們都只像在空中隨風飄揚的沙粒,不論如何掙扎,都不能決定自己最終的方向。我們的生活,行動,決擇等都建基於常理。但當一直依賴的常理都崩潰了,我們又可以何所適從呢?就像你一直在玩象棋,並根據象棋的規則制定行動,但後來卻被告知那些規則已經不適用了,突然有些棋子可以無中生有,兵車馬炮每步都有不同的走法,你又怎能在這情況下計劃未來呢?

然後人心究竟是什麼呢?作為也算半個研究神經科學的人,人的理性和情感,甚至他所感知的真實,解構到極處,其實不過是神經的脈沖訊號。這世上有千百樣病症可以影響這些訊號的傳遞和感知:失智症的病人可以失去他的記憶,大腦的腫瘤可以改變人的性格,中風可以使人混淆他的妻子和鞋子(真的是穿的那種鞋子),更不用說各式各樣的精神病可以完全扭曲人的感官和對現實的認知了。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相信人有靈魂,但這個靈魂是被囚禁在肉體之中,只能透過大腦這個器官去感知世界。一但大腦的運作出現問題,靈魂所感知的現實就被扭曲了,無論靈魂本身如何建全,但面對荒謬的世界,也只能作出荒謬的反應。就像之前有人說過:「瘋狂是在瘋狂的世界的唯一合理反應」。就像如果你相信水有毒,那唯一合理的反應當然是拒絕喝任何水呀。在荒謬的前提下,無論多合理的推論,也只能產生荒謬的結果。

當面對這些人生重大的決擇,我們又當如何理解神的旨意呢?我們每遇到人生大事,都會祈禱求神指引保守,但也有些時候,無論祈禱了多少個日夜,事情都沒有絲毫改變。那時我們可以選擇相信神的幫助,以最正確無私的方式堅持下去,又或者我們按著人理性的計算選擇放棄,揀一條比較輕鬆的道路。前者或者可以得到一刻的光環,但餘下人生的痛苦只有一個人默默地承受,後者可能會遭到一時的非議,但卻可以換來下輩子的輕鬆平穩。面對人生,旁人儘管可以肆無忌怛的說三道四,但真正承受自己決擇後果的,終歸就只有自己。所以人只需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就足夠了,活得自私一點有什麼問題呢?但如果世上真有造物主的話,活得自私的人最後一定會比較快樂嗎?

最近各種的思緒愁煩充斥心頭,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唉,為什麼我的人生一直都在玩hard mode,可不可以活得簡單一點?

星期日, 8月 12, 2018

堅強和脆弱

人都比自己想像的堅強一些,又比自己渴望的脆弱一點。

 很多困難和痛苦,我們當時會覺得自己不可能再支撐下去了,快要崩潰和一定要放棄了,但到過了之後,卻又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即使發生了天大的事情,即使心如何的破碎,最後我們還是捱過了難關。無論多沒胃口,餓到極時還是會吃飯,無論有幾多煩惱,累到盡時還是會睡覺。身體有超過心靈的韌度,在我們萬念俱灰時候,它仍會自動為保全生命奮鬥。我們都比自己想像中堅強一些。

 但若果想絲毫無損的如常過日子卻是不可能的。心靈的傷痛比肉體的傷痛更難治理,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復完,在遇到觸景傷情之事,又更容易舊患復發。我們都渴望自己能夠笑對任何難關,可以從容地面對得失,但實際上人的心不由得我們自己的意志控制。心靈受的傷,無論想如何變得堅強,有時還是會痛得呼天搶地。人總是比自己渴望的脆弱一點。

 人就是這種既堅強又脆弱的生物。

星期六, 8月 11, 2018

正確

即使每次都儘量想做最正確的決定,但結果卻不一定正確。

因為「正確」有不同的含義。它可以是在道義上正確,在利益上正確,又或者在情感上正確等等。而最終,我們量度結果是否正確的標準,卻不過只是當下的感受。我們做決定時的標準,和我們量度結果的標準,可能根本就不一樣。

再者,我們的決定往往也不能直接影響結果。這世界總有諸多的不可抗力,叫我們事與願違。人力可以影響的事其實極其有限。

所以或者,是不是一開始自私一點,人就能比較快樂呢?一直無私奉獻,到頭來我們得到的是否真的值得?




星期三, 7月 04, 2018

落得自在

我們常以為自己做什麼,或者不做什麼,就可以改變別人對我們的看法,或者事情的結局。但其實很多事情都只是按著既定的軌跡,理所當然地發生。一個人的行動或者在有限的範圍內產生影響,卻只像茫茫大海起的一皺波瀾,對終局只是杯水車薪。

雖然這產生了強烈的無力感,卻也同時將我們從營營役役的生活中釋放出來。既然無論如何都不能拿到遊戲的獎品,那就不再需要理會遊戲規則,即管隨心所欲玩便是。如果無論做什麼都不能討好別人,那就不如專心討好自己吧。

放棄要贏得別人的歡心,反而更落得自在。

星期六, 6月 30, 2018

和而不同

小時候,喜歡對別人的事情說三道四,遇到不同意的人,總要費盡脣想說服他們。但年紀越大,就越對此感到厭倦。

首先人的世界觀價值觀,到了廿多歲後基本都己經定型。十多二十年間建立的想法,不會因為別人一兩句話而改變。肯虛心接納別人意見改過的,根本是鳳毛驎角。我起初也以為自己樂於聽別人的意見,但後來有人提起才知道自己碰到持不同意見的人就會懷有戒心。我自己都不做到,怎能寄望別人可以呢?

其次世界往往比想像中複雜。自以為最佳的方案,在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下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結果。就算對我自己而言是最優的選擇,若放諸別人身上,卻可能大相逕庭。而且有些事,可能作多方多面的解讀,很少事情是能夠一刀切說好說歹。因此凡事留有一線,也是避免自己犯錯。

再者爭論多數不會出現大家都同意的結果,往往不過罵得面紅耳赤,最後傷了和氣,卻得不到什麼。明明自己是想把覺得有益的事推介給別人,別人不但不領情,還因為爭吵生了怨恨,對我們自己又有什麼益處呢?於是有些事雖然出於好心想要提醒,但別人若不領情,還是識趣地收口最好。人家不聽是人家的損失,與自己何干?

所以現在多數討論兩句,大家表明立場就好,非必要都沒有動機想去說服別人。君子和而不同,或許也是這個道理。

星期日, 5月 27, 2018

分岔路上的風景

人生總會碰到很多分岔口,那時候的決定會影響你一生。當時你可能察覺到問題的重要性,所以費煞思量,又或者不為意,所以匆匆決定。但無論花了多長時間考慮,到下決定時都只是一𣊬間的事。然後那個決定便影響了你一生的軌跡。

回過頭來,之前的決定正確不確,充其量只能成為假想的思考實驗。因為沒有走過的路到底會通向何方,根本無從得知。有時你為了安穩而跟隨大眾的道路,有時你因為固執而選擇了自己的方向,到底那個才是更明智的決定,也同樣無從得知。

我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只是旅途上看過的風景。有時可能因為選擇了迂迴曲折的道路而納悶,或者因為別人的境遇而懊悔。但因為走了不一樣的路,而所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卻是不能被否定的。不一定是因為那風景特別迷人,而只是因為它與眾不同就有其價值。它使我們開拓了眼界,豐富了心靈,對自己,對別人,對世界都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畢竟一齣電影如果只是藍天白雲,綠葉碧草,雖然怡人卻全無高低起伏,那就略嫌沉悶了。